淘淘的兔被被

  好久没追柯南了,不知道现在新兰怎么样了。只是很奇怪,时至今日,新一是能用什么理由拒绝跟兰微信视频呢?

一本穿越的同人志(苏宅日常)

剧情背景: 台湾某高中课堂上,班主任老师逮到有同学偷看一本《琅琊榜》同人志,愤怒之余将书怒扔到了窗外。此时正好一个雷打下来,书飞进虫洞……然后穿越到了苏宅的房顶上。 (为啥是台湾呢,他们还用繁体字,就认为苏兄他们也能看得懂吧)
故事发生的时间段:景琰识破梅长苏身份后,金殿呈冤之前。 预警:严重OOC!然而文很短,OOC不了多久!傻傻白!景琰不是被蔺晨带坏的,是lo主的锅!人物智商通通扣去30岁!lo主只有一个简单粗暴的脑子!
一个普通的早上,梅长苏服了药在卧床休息,黎纲在旁照顾,甄平出去办事了。飞流飞檐走壁到处乱窜,蔺晨在院子里转悠,盘算着怎么逗逗飞流。
话说飞流蹦跶半天,随便找了个屋顶一坐,掏出点零食吃。咦,旁边怎么有本书,没兴趣。顺手扒拉下去了。吃完零食,继续飞高高去了。
蔺晨看有东西从房上掉下来,警惕地过去捡起来。像是本书?材质和封面都很怪异。还没翻开细看,已有人通报,太子殿下驾到。
互相见礼后,蔺晨告知萧景琰梅长苏现在卧床休息不便打扰,萧景琰有些失望,随即注意到了蔺晨手里花里胡哨像是一本书的东西,在那显得特别突兀不协调。
“这是什么?”
“我也不清楚,刚刚捡到的。”
“可否借我一看?”
“当然。”
萧景琰拿过这本从未见过的“书”翻了翻,材质带来奇怪的触感,里面有几幅插图,虽然人物从未见过的别扭,但匪夷所思地能看出,画的竟是小殊和自己,还有蒙挚飞流蔺晨一干等人!他心下大骇,连忙又翻了翻。
字太小,字体也奇怪。看不太懂。他仔细研究了下,才明白是从左向右横着读的。但是当他看了两页,脸色就刷一下变了,怒道:“这是什么妖人所制,不堪入目,赶紧烧了烧了!”
蔺晨看到萧景琰气的满脸通红,两手直抖,不解地上前把书从他手中拿过来,一边翻看一边说:“什么事把太子殿下气成这样?……哦是这么看的……靖苏—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——呸呸!什么幺蛾子!靖苏……靖苏……这都是些什么——蔺苏,这还差不多。啧啧……嘿嘿……这也……”
萧景琰看蔺晨那副没个正行的样子,不觉火气更旺:“这种东西还看它做什么!还不快去烧了!”
“里面写着我呢,不看明白就烧?”
“你也不怕污了眼,竟然看得下去。难不成你对苏先生还有这样的心思?”
蔺晨皱了皱眉头,斜他一眼:“有没有不用跟太子殿下禀报吧。难不成长苏的私生活殿下也要管?”
萧景琰实在想不到蔺晨给他这么一句,平时就听他“长苏”“长苏”喊得亲切,此刻更觉刺耳。他沉了下气,忽然把心一横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:“蔺少阁主原来对小殊有意啊。只是,有本王在,小殊难道会选你而舍弃本王吗?”
蔺晨表情瞬间凝住。只见萧景琰不动声色地又说:“蔺少阁主虽然待小殊甚好,但这十几年来,他所做的一切,不都是为了回到本王的身边吗?”
蔺晨还从未这样被人堵话堵成这样,不过他很快调整了神色:“在下不过一句玩笑话,不想太子殿下认真了。在下只是好奇这书怎么编排在下的,太子殿下非礼勿视,令人佩服。这本书我拿走了。长苏今日有病不便打扰,太子殿下若无它事就请回吧。”说着,他把书随意地捧起,饶有兴趣地翻看,还不时轻笑几声,把萧景琰就晾在了那里。
萧景琰本来就被这本诡异的“淫书”惹了一肚子火,看蔺晨那副轻浮的德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他脸色一沉,上前一步:“蔺少阁主说得也是,这本书也有污蔑本王之言,谁知是否有什么阴谋。要看一起看!”
于是两人各持书一端,就在那站着各自哗哗翻看。书并不太厚,短篇居多,两人又都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,不一会就都看了个差不多。萧景琰看蔺晨,脸都没红一下,心里来气,故意拿话刺他:“蔺少阁主看来是多虑了,这本书靖苏部分比蔺苏部分多太多了,蔺少阁主也没有多少可看的吧。”
“哦?”蔺晨满不在乎地笑笑,“可是我看靖苏的结尾大多是长苏死了,要不就是归隐江湖了,最后跟你在一起的都是些加了些看不懂的事情,奇奇怪怪。可蔺苏里面的我和长苏大多都很圆满啊。”
“可是写你们的感觉很平淡啊,我和小殊的就丰富多了,跌宕起伏高潮迭起~”萧景琰已是脸红到耳朵根,心里却一个劲提醒自己,不要输给蔺晨!
“是吗?我看是你虐他虐的狠吧。长苏和你在一起,主要是为了完成他的心愿,瞒你他的身份也说明他把你当主君看啊。”
“那又怎样。小殊想要的,只有我能给。在他心中我是第一位的。而且,”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:“你看看,我们除了靖苏,还有琰殊!你有晨殊吗?我们一起长大的十几年,你在哪儿呢?”
蔺晨有点生气了,他可不爱听这个:“那他当年中火寒毒躺在梅岭的时候,太子殿下又在哪呢?我陪他的十二年殿下又在哪呢?殿下又有何凭据说我们感情平淡?这书里蔺苏的……那个描写也一样火辣啊。”最后一句他咽了咽硬是没咽下去。
萧景琰也被刺到了痛处:“你!”不过他冷笑一声,脸上露出我就是比你强的表情:“这本书里有一篇小殊还给我生了孩子!——虽然没看懂怎么生的——我们孩子都有了,你能比吗?”
即使是蔺晨,也被这不要脸的话气得有点失态:“你还好意思说!给你生孩子那篇,长苏没出月子就被你雪地罚站,这是人干得出的事吗?!”
萧景琰何曾被人这样骂过,他攥紧了拳头,不过马上又松开了,充满嘲笑意味地慢眨了下眼:“蔺少阁主这样指责本王,可是阁下呢?你除了蔺苏,还有两篇蔺流~飞流还是个孩子啊!蔺少阁主这等行径又与畜生何异?”
“你!”蔺晨慌忙左右看看,飞流不在附近才放下心来。“这种无稽之谈你也拿来说!不怪长苏骂你没脑子!”
“你!”
现在才说无稽之谈,你们这半天争的又是什么呢……
此时屋里,梅长苏悠悠醒了,黎纲忙向他汇报:“太子殿下过来了,和蔺少阁主在外面聊天聊了有一会了。”
“和蔺晨聊天?”
“是的,听不太清他们聊什么,不过这会怎么像吵起来了。”
“扶我快去看看。” 梅长苏刚出现在门口,蔺晨和萧景琰就讪讪地赶紧闭了嘴。蔺晨不自然地朝梅长苏笑笑:“醒了?感觉怎么样?来来我给你把把脉。”他大大咧咧地握住他的手,还回头挑衅似的朝萧景琰咧嘴一笑。
萧景琰心里来气:他沾小殊的便宜的确比我机会多多了!算起来小殊这次回来,这么长时间我们好像手都没碰着几下。可是这本书里……各种姿势……不好了我好像以后都无法直视他了……
梅长苏没太理会蔺晨,目光倒是落在了萧景琰身上:“太子殿下今天过来有何事?”他心下奇怪:景琰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——不过倒是挺好看。
萧景琰见问他,忙答应着:“是有事来着,要跟你商量……” “殿下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 萧景琰下意识地把书藏在身后,说话都要结巴了:“没、没什么。蔺晨不知道从哪拿来的一本书,低俗不堪,你就不要看了。” 蔺晨把头一扭,哼了一声。
梅长苏惦记萧景琰有什么要紧的正事,也没多在意那本书,忙请他进屋坐下,二人议事不作详述。
后来想想,景琰今天一天神态都很奇怪啊。
再后来,暗地里,蔺晨:“太子殿下,那本书你真舍得烧毁吗?不如我们撕开各自保存?”
“低俗。早被我烧完了!”
“切——”

刚学会剪视频,自制靖苏mv一枚

【琅琊榜】【靖苏】LAST IMPRESSION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420481